您現在的位置:中國民工兄弟網(wǎng)   > 訴說(shuō)
湖北襄陽(yáng):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,按下糾紛化解加速鍵
〖發(fā)布日期:2023/3/29 9:31:00〗 〖點(diǎn)擊量:

原標題:湖北襄陽(yáng)唱好“大合唱”構建和諧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(引題)

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,按下糾紛化解加速鍵(主題)

工人日報-中工網(wǎng)記者 張翀 通訊員 汪璐 王洪 黃瑜

沖刺萬(wàn)億工業(yè)強市的湖北省襄陽(yáng)市,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活躍,汽車(chē)、紡織服裝、新能源新材料等產(chǎn)業(yè)集群加速發(fā)展,66.2萬(wàn)戶(hù)企業(yè)在此扎根。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是否和諧,關(guān)乎廣大職工和企業(yè)的切身利益,關(guān)乎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大局穩定。

近年來(lái),襄陽(yáng)市中級人民法院和襄陽(yáng)市總工會(huì )聯(lián)合,大力推進(jìn)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勞動(dòng)爭議訴調對接工作,訴源共治,平臺共建,糾紛共解,讓勞動(dòng)爭議化解跑出加速度。其工作做法被寫(xiě)入最高人民法院、全國總工會(huì )編發(fā)的《勞動(dòng)爭議多元化解工作指南》,入選“中國(湖北)自由貿易試驗區第五批實(shí)踐案例”,獲評全國法院“十大最具品質(zhì)一站式建設改革創(chuàng )新成果”。

高效便民 “煩薪事”不再煩心

張險峰是樊城區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勞動(dòng)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調解員,從事工會(huì )工作24年,3年前退休后加入調解員隊伍。近日,在襄陽(yáng)市中級人民法院一樓大廳內,張險峰接到一個(gè)電話(huà)。打電話(huà)來(lái)的劉某某要介紹工友來(lái)找張險峰,因為去年張險峰幫她要回了8400元欠薪。

“為了拿到這些錢(qián),可是費了不少功夫?!睆堧U峰回憶,2021年3月,劉某某等3人起訴周某拖欠工資8400元。經(jīng)溝通,雙方同意調解,周某承諾分期支付,當場(chǎng)簽署了調解筆錄、調解協(xié)議、司法確認申請書(shū),一周內支付了5000元。

3天、一周、半個(gè)月過(guò)去了,剩下的3400元始終沒(méi)有動(dòng)靜。

從早上6時(shí)到晚上10時(shí),張險峰打了100多個(gè)電話(huà)提醒周某,終于使得欠款在2021年除夕全部完成支付。周某被張險峰扎實(shí)的工作作風(fēng)感動(dòng)了。

自2020年5月常態(tài)化開(kāi)展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勞動(dòng)爭議訴調對接工作以來(lái),襄陽(yáng)在市縣兩級成立11個(gè)勞動(dòng)爭議人民調解委員會(huì ),22個(gè)勞動(dòng)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,在湖北省率先實(shí)現了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市縣兩級全覆蓋,選聘優(yōu)秀律師、退休工會(huì )干部、退休法官檢察官、勞動(dòng)爭議仲裁員等62人,組建一支能打硬仗的調解員隊伍。

襄陽(yáng)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(cháng)陳瑤介紹,以往,勞動(dòng)爭議案件一般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勞動(dòng)仲裁或訴訟程序,維權時(shí)間長(cháng)、成本高。一場(chǎng)訴訟官司打下來(lái),至少要耗費3個(gè)月?,F在可以直接通過(guò)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訴調對接中心,將“訴”的權威性和“調”的便利性相結合,調解成功后,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,由法院出具法律文書(shū)?!耙恢軆染涂赏瓿?,不需要花一分錢(qián)?!?/span>

用心專(zhuān)業(yè) 調解成功率超五成

調解最終是為了“解”,化解矛盾,解決問(wèn)題。讓雙方都能滿(mǎn)意和自愿接受,這是調解的難點(diǎn),也是調解的藝術(shù)。

“談情說(shuō)法,這是個(gè)技術(shù)活兒?!闭{解員楊斌福是一名退休法官。他說(shuō),自己干了一輩子法律工作,但當調解員真不容易。做這個(gè)工作不僅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還需要耐心、細心,從雙方提供的材料中抽絲剝繭、去偽存真,將情況核實(shí)清楚,引導勞動(dòng)者合理索賠,鼓勵用人單位勇于擔責。

快到退休年齡的郭阿姨是原襄樊市一國營(yíng)企業(yè)職工,2006年8月下崗后外出打工。2020年10月,郭阿姨回襄陽(yáng)咨詢(xún)退休手續時(shí),才得知自己沒(méi)有養老保險賬戶(hù)。當時(shí)公司已經(jīng)破產(chǎn),郭阿姨到處找人都沒(méi)有得到答案,只好把公司破產(chǎn)管理人告上了法庭,要求確認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,補繳在公司工作期間18年的養老保險。

楊斌福是這起案件的調解員,多次查詢(xún)公司的破產(chǎn)檔案,詢(xún)問(wèn)知情人士,確認基本事實(shí):1988年3月,郭阿姨經(jīng)勞動(dòng)部門(mén)招工進(jìn)入該公司工作,且有“新招合作制工人登記表”、轉正定級審批表為證。經(jīng)反復溝通,公司破產(chǎn)管理人為郭阿姨補繳了社會(huì )養老保險。

據了解,襄陽(yáng)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工作室3年共受理案件3343件,調解成功率50%以上,訴前調結案件占法院受理案件67.8%,相當于一半以上的勞動(dòng)爭議糾紛能夠在訴前得到化解,累計為職工挽回損失4819.3萬(wàn)元。

“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劍拔弩張,走的時(shí)候和和氣氣?!睏畋蟾Uf(shuō),成功調結的案件事實(shí)相對清楚,雙方當事人均能取得聯(lián)系,這類(lèi)糾紛爭議較小,通過(guò)調解員耐心細致的調解工作都可以避免進(jìn)入訴訟程序,有別于訴訟的對抗性,調解方式會(huì )更加柔和,能更好地從源頭實(shí)現案結事了,修復人際關(guān)系。

擴大“朋友圈” 唱好“大合唱”

訴調工作需多部門(mén)聯(lián)動(dòng),聘請的調解員來(lái)自社會(huì )各界,如何讓多元解紛機制走深走實(shí)?襄陽(yáng)市總工會(huì )權益保障部相關(guān)負責人說(shuō),要唱好“大合唱”,需高位推進(jìn),制度先行,資金保障。

集聚資源要素,爭取強后盾支持。襄陽(yáng)市委市政府連續3年將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工作納入全面深化改革年度目標任務(wù)和作風(fēng)建設重點(diǎn)任務(wù),定期召開(kāi)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,重大事項共同研究;強化資金保障,襄陽(yáng)市總工會(huì )向省總工會(huì )爭取資金,市縣兩級法院及總工會(huì )分別從本級經(jīng)費中擠出配套資金,保證日常工作運轉及調解員的勞動(dòng)報酬。

健全工作體系,規范調解流程。對適宜調解的勞動(dòng)爭議,由法院在訴前、訴中引導當事人選擇委派或委托調解。當事人同意后,法院向工作室出具《委派調解函》或《委托調解函》,并同步移交案卷材料。工作室收到案件后,編立“工調派”或“工調托”案號,將案件交由調解員調解。調解成功的,由工作室組織雙方當事人簽訂調解協(xié)議;調解不成功的,由工作室退回法院,分流至法院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審理。調解案件實(shí)行嚴格的時(shí)間管控,防止久調不決。

規范管理考評。出臺《勞動(dòng)爭議調解員工作規范》《訴調對接工作調解員考評管理辦法》等制度,對調解員進(jìn)行百分制量化考核,勞動(dòng)報酬根據調解難度、調解成功與否發(fā)放,去年發(fā)放調解報酬40多萬(wàn)元。

陳瑤表示, 擴大“朋友圈”,打造訴調模式3.0版是繼續深化“法院+工會(huì )”訴調工作的目標。下一步,要探索“法院+工會(huì )+仲裁+監察+綜治”工作機制,充分發(fā)揮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職能作用,促進(jìn)勞動(dòng)爭議源頭化解,構建和諧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。

責任編輯:李方